世界遗产的新解读,壮族文学的新成果——黄鹏散文集《花山画语》出版

来源:中国文化观察网    宾阳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30 11:40   

  “说岩画,东边晴,西边雨,水里鱼欢跃,岸上花草摇,阿哥嘴里吐莲花,阿妹脸上挂红霞,明江不语,长久泛着盈盈笑意。”壮族作家黄鹏的散文充满诗意,让人寄情、陶醉、读史、思想,回味无穷,是壮乡文学一颗闪亮的珍珠。近日,人们期待已久的黄鹏第二部散文集《花山画语》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,受到文学界的广泛关注。

世界遗产的新解读,壮族文学的新成果——黄鹏散文集《花山画语》出版

  黄鹏是广西宁明人,是从世界文化遗产地——花山走出来的壮族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项目获得者、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会长。长期以来,他勤耕不辍,发表了大量的诗歌、散文、小说,已出版《五色石》《一样的天空》《芬芳飞翔的歌谣》《世纪阳光》四部诗集和《家园气象》《花山画语》二部散文集。作品曾获第三届、第七届壮族文学奖,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“花山奖”,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优秀奖,全国青年报刊好作品奖,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。

  此次出版的《花山画语》收录了《探秘岩画》《拜谒花山》《写意花山》等51 篇散文30多万字,是黄鹏近四年来的作品结集,全书分“一方水土”“十分悠久”“百里画廊”“千年流风”“万象更新”五个小辑。创作中,作家不仅对本民族文化有深切的认同,也有强烈的热爱,更有客观冷静的审视。作家用诗意的语言,通过对壮族文化的主要代表花山文化、骆越文化、稻作文化、铜鼓文化、壮锦文化、三月三文化、布洛陀文化等进行了文学思考、散文化解读和有史有据的描摹,深入探究了壮族文化的渊源、脉络及发展走向,表现出由衷的民族文化自信。除此之外,八桂壮乡之大小景致、古今传奇典故,书中优美的文字娓娓道来,唤起了广西读者的美丽乡愁,勾起了区外读者对广西这片神奇乐土的向往和想象。

  学者李志艳认为,黄鹏散文同时具有自我、民族、社会文化、比较视域等多元维度。其散文语言拒斥当下文学语言的被“消费化”形势,以决然峭立的姿态将散文语言从商业化围困中解放出来,以民族传统文化为底蕴,以审美为旗帜,以情性传达为标尺,实现了散文的深度书写。

  《花山画语》中,作为一个少数民族,壮族是神秘、传奇和厚重的,作为壮族同胞的个体,则是纯朴、善良和勤劳的。在作者笔下,广西山水和民俗风情灵性、独特,诗意盎然,文、史、哲融会贯通,具有强烈的人文关怀和求解意识。就创作思想和谋篇布局而言,书中篇目不乏滔滔江水之大写意或者一览众山小之大格局的佳作。叙事抒情不沉湎于一己之悲欢,不局限于对故土和本民族的顾影自怜,而是包容接纳世间万物的博大情怀与非凡气度,代表了壮族散文目前所能达到的一个高度。

  骆越故地的左江,是一条支系发达的文化之河。世界文化遗产、壮族文化瑰宝——左江花山岩画,至今己有1800—2500年的历史,以规模宏大、场面壮观、图像众多、内涵丰富闻名于世。在这些数量庞大的岩画中,“蹲式人形”有何内涵,如何在悬崖峭壁上作画,岩画历经千年为何不褪色,岩画绘制年代为何时,岩画创作者为何人等等,今天还是悬而未解之谜。

  诚然,作家黄鹏并不能撕下这一份世界文化遗产的神秘面纱,但这并不影响他另辟蹊径,从文学的角度进行深度解读。《花山画语》把花山岩画放置于广义的壮族文化之中来考量,从本源上探寻花山岩画的缘起、发展、功用和保护意义,为人们了解岩画和壮族提供更多的文化想象和可能空间。这是一条崭新的路径。(宾阳)

责任编辑:张海川